中文 |

世界上人气最旺的城市公园:纽约布兰特公园,从城市毒瘤到城市IP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8/12/14    
如果说,中央公园是纽约最有名气的公园,那么布兰特公园(Bryant Park)就是纽约最有人气的公园。

作为一个大概占地9英亩的公园(包含纽约公共图书馆),这里每年有600万的访客,上班的人在这里吃个午餐,放松地散会儿步,你可以看到人们在练习太极拳,学杂耍,做体能运动,跳萨尔萨舞与探戈舞,各种各样的事情在这里发生。



公园还会定期举办音乐会,这里有为孩子们带来快乐的旋转木马与溜冰场,公园两端有餐厅及零售。赶上活动或节日,你还可以看个电影,参加个音乐会。公园也已经成为电影取景的热门场所:
电影“ 欲望都市”(2008)在纽约公共图书馆前面和公园的旋转木马上取了多个场景。
“法律与秩序”、“早间主播”等等一大批优秀的影视作品都有布兰特公园的身影。
不少时装走秀也选择在这里进行,纽约时装周,梅赛德斯时装周等等就一直都比较青睐这里;



还有如谷歌,西南航空,美国银行和纽约时报等领先的品牌和公司,也在这里办过不少的活动.

不少人认为,这是纽约最好的城市公园。

好了,重点来了:
这是由私营机构来运营管理的一个公园,而且还是赚钱的!
私营的公园哦!
故事还要从17世纪说起。

1686年,当时纽约还是英国的殖民地,这个区域就被当时的州长定为了公共区域。但没有自己的名字,直到1884年,纽约晚报的编辑威廉卡伦·布莱恩特出现了,他是一个“废奴主义者”,为了纪念他,这个地方就更名为布莱恩特公园。不久,纽约公共图书馆大楼的建设开始,公园内也增加了露台花园,公共设施和售货亭。

20世纪30年代,公园重新设计,增加了一个大草坪,还有树篱,这个设计将公园与周围的城市分开,既然分开了,慢慢地这个地方就开始滋生“黑暗”: 1980年代,布兰特公园被称为“针头城市”,众多吸毒者与妓女聚集于此,层层竖起的围栏也不能阻止犯罪频发,反而,栏杆和灌木成为了罪犯者最好的庇护屏障,这里一年发生的刑事案件高达500件,警察只有在有人被确定谋杀了之后才敢进入公园。

事情真的是坏到了极点。
一群先锋的纽约客看不下去了,其中就包括哈佛MBA丹·比德曼(Daniel A.Biederman),与洛克菲勒家族,他们成立了布莱恩特公园修复公司(BPRC)。

因为Biederman是“ 破窗理论 ” 的支持者,为了“修复”布兰特公园这个破窗,BPRC制定了一项严格的计划来清理公园,清除涂鸦,提供保安服务,没想到,有了一些小的成绩:犯罪现象减少了。

1987年,纽约市跟BPRC签署了一项为期15年的协议,委托BPRC全权负责管理,规划和改善公园,随后关闭进行为期四年的翻新。公园于1991年重新开放,经过这一洗心革面,公园彻底与“城市毒瘤”说了再见。



改造包括建造新的公园入口,增加街道的可见度,改善的园林设计 - 由Lynden Miller重新设计 - 以及改善和修复路径和照明,恢复公园的纪念碑,翻新卫生设施,以及建造两个餐厅亭和四个特许亭。

更值得一说的是:Biederman请了美国著名的社会学家William H. Whyte一起,来进行公园的修复,主要是增加了两个基本要素,最终帮助公园取得了成功。

1)在公园里增加可移动的椅子。

Whyte的理由是,让公园的参观者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坐的位置,会给到他们一种“赋权感”,而且,布莱恩特公园是世界上第一批使用小孩桌椅的公园。



许多研究也都证明:当环境丰富的时候,人的状态就越好,并且当人在创造丰富环境的过程中的自主性越强,他们越是能够通过空间实现自己的某一部分,从而带来更好的状态与体验。

2)将树篱与栅栏移除,将公园降低到街道水平。

隔离与隐蔽带来的就是非法活动,而透明与连接带来的就是安全。
Beiderman发现:人们在与城市连接时,会感觉更安全;人们在自己能掌控的公共空间内,也会感觉更安全(people feel safer when not cut off from the city, and that they feel safer in the kind of public space they think they have some control over)

再比如将路灯从黄色换成白色。因为黄色对于犯罪起不到威慑力,尽管黄色的灯光看起来更浪漫,成本也更低,但白色路灯会让行人体验到安全。
公园在1992年重新开放,经过几年的运作,BPRC计划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公园内及周边50个街区内的刑事犯罪几乎不存在,犯罪率下降了73%。公园安全且清洁,赢得了无数奖项,受到广泛好评:
被纽约时报建筑评论家保罗·戈德伯格认为是“大众的胜利” ,
被纽约客杂志誉为“ 城市更新的最佳典范 ” ,
被时代杂志描述为“小奇迹”
ULI(Urban Land Institute)评论说,翻新工程“将灾难变成了一项资产,大大改善了社区,并推高了办公室租金和入住率。”

2009年,在公园的改造的工作再也没什么可做之后,BPRC更名为布莱恩特公园公司(BPC),主要做运营与管理。

目前,公司一共有60多人,包括一位研究公园和地区历史的档案管理员,还有零售管理部门,活动团队,资本改进建设组,设计部门,商务,运营,环境卫生和安全等部门。
作为一家私人机构,公园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是通过与品牌公司的合作来达成的,比如:活动场地租赁、活动收费、商铺租赁,企业赞助等等。

毕竟,支出是巨大的:公园需要日常的运营及维护,比如,保安支出,保洁支出,每年还必须更换400把椅子,维修人行道,青石路,石灰石栏杆等等。
所以,当一个好主意出现时,比德曼不可避免地问道:“谁会为此买单?”

但同时,面对其他公园的竞争,布莱恩特公园需要更加智慧,才能有更多的流量:拿赞助来说,比如:

中央公园的沃尔曼溜冰场和洛克菲勒中心的溜冰场,你只要入场,就收费。
而在2005年,布莱恩特公园的溜冰场是某企业赞助的,企业花了400万美元来冠名,所有人都可以免费入场,当然滑冰鞋的租赁是收费的,这样一来,吸引了大量的人流,公园的人气大增,附近的商店人满为患,这下子租金又上去了。

真的是多赢的局面。
到现在,BPC最困难的是决定接哪些活动,拒绝哪些活动。
有人说,BPC让布莱恩特公园更好了,从而让城市更贵更“士绅化”,甚至也有人说布莱恩特公园“太干净”了。比德曼都不屑回复。

因为他坚信,城市是有“破窗效应”的,布莱恩特公园因为“不干净”而成为毒瘤,因为干净而成为城市目的地。

更重要的是,这是在曼哈顿中城区,这是全世界人们在想到纽约市时会想到的场景。布莱恩特公园是一个绝佳的城市改善案例,这种城市改善不仅可以帮助该地区本身,使其安全,愉快,更美观,也可以因为其涟漪效应辐射到周围的街区。最终,会有一个更美好的城市。

是不是现在就想打飞的去纽约看看呢?不用担心,我们在网上给你你找来了一个布莱恩特公园的视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