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他一手打造了MUJI简约、柏悦高冷,安藤忠雄也要去膜拜!

更新时间:2018/12/14    


他喜饮清酒,食量颇大,友善而单纯的神情中 混杂着一丝拒绝接受他人观点的倔强,这一形象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记忆里。从那时起,在担任初级设计师的4年中,但凡听闻这位设计师完成了某个作品,我必定前往一探究竟。 是哪一位超级大师的作品,让这个当今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建筑大师安藤忠雄都要一一膜拜?
是哪一位超级大师,能影响了整个日本的空间设计风潮?
不仅日本,在中国也有很多他作品的粉丝,千万人都要去睡他设计的酒店,一晚难求。ENJOY趣办小编今天介绍的大师,他就是杉本贵志,一位叫“土豆”的日本空间设计大师。



杉本贵志是MUJI的创始人之一,他的设计可以说是日式空间设计的典范。
除了为人熟知的MUJI HOTEL、MUJI世界旗舰店外,国际知名酒店Hyatt凯悦集团在亚洲各地的酒店及度假村,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1973年,刚从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毕业的杉本贵志,创立了他的个人设计事务所,取名“超级土豆(Super Potato)。
这个看不出与设计有任何关联的、甚至有点灰头土脸的名字,后来成为了享誉全球的、让世界各地设计爱好者竞相膜拜的设计工作室。



杉本1992年的作品Ryurei茶室,正中心放置一张铜桌和一条沉重的木凳,整体空间由坚固而富有意味的材料形成的平面构成,比如前侧的垂直电缆杆及其后的金属隔墙。
据说,之所以叫“超级土豆”,是因为杉本小时候,家里人叫他“土豆”。
这个超级随意的名字后来被人们找到了“合理存在“的理由——作品无疑是“超级”的,空间层次、质感极其丰富,不迎合当今流行趋势的独特表现手法无人能及,体现在设计过程及项目成品中的创造力无与伦比。
至于“土豆”,这个毫不起眼的块茎植物普通、简单,甚至有些低微,但同时又蕴藏着无限潜力,经与“超级”结合,就摇身一变成了某件超乎人们想象、让人跌爆眼球的物品。
Radio 酒吧弧形灯突出了木制吧台和锈蚀金属墙面营造的私密氛围,这一设计及材质选择的灵感明显来自若林奋的草图。
安藤忠雄曾说起杉本的作品:“我经常拜访的Radio酒吧是杉本1971年设计的杰作,至今仍能回想起他赋予那个空间的力量和吸引力。
酒吧的整个空间通过人类的双手,展示出了来自创新产业的无限活力。在那儿,锈蚀的金属墙面和布满树瘤的樱桃木吧台营造出一种神秘的和谐感。
Radio酒吧布局图,吧台是整个狭小空间的核心,墙面和吧台的质感充分营造出了整体氛围。
杉本贵志将Radio视为自己最重要的早期作品,该酒吧深受其同代设计师及年轻设计师欢迎,已成为今天众多创意思考者的聚集地。
杉本认为,设计并非简单的装饰,而应体现无形的个性。
他希望 Radio酒吧的设计风格本质上是日式的,以日本传统和风俗为基础,同时融入他旅欧期间构思的新理念。

整个空间最主要的元素——吧台,由一块巨型樱桃木制成,保留着木材原始的疖瘤和裂纹,仅供7人就座。
锈蚀的铁板——这一室内设计中的新兴材料覆盖住整个墙面,来自久远年代的材料和肉眼可见的使用痕迹散发出另一种美。
Old-New酒吧

杉本的作品集《超级土豆:杉本贵志设计全记录》一书中,还提到一个类似的用金属墙面覆盖的高颜值设计作品:位于东京池袋附近,建于1983 年Old-New酒吧。
20世纪80年代初,杉本贵志意识到,日本经济领域中发生的变化标志着设计界的未来变革。
在设计Old-New酒吧时,杉本提出:要通过裸露天花板上所有的梁柱、管道、电线以及部分水泥砖墙来展现空间结构;墙面中下部,约1.8 米高的位置以下,用回收的废金属全部覆盖。
当时开发商是拒绝杉本的提议的,因为这个理念是在是太新太难接受了。
但是开业第二天,上百名顾客在酒吧门口排队等候,事实证明了酒吧的受欢迎程度。杉本的预测是正确的:日本民众已做好拥抱新理念的准备。
地板由好几种材质拼接而成,入口处是木地板,然后是哑光金属板,再到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木料拼接,继而再度回归金属材料。
像瓷砖一样的金属片,部分取材自废旧铜板,部分源自压扁的锡罐,还有一些是从旧卡车车厢上切割的钢板,沿着墙面中低位置铺了一圈,给空间包裹上一条色彩柔和的水平腰带。

Old-New酒吧老旧的水泥砖墙和管道系统设计与崭新的墙面形成强烈反差,废旧金属混合拼接的“新”墙面刚好掩盖了空间里升高的一块空间。
金属墙面延伸到实木吧台处戛然而止,暴露出原始的水泥砖墙,与吧台、吧台后面经抛光散发出阵阵暖意的木制表面形成强烈对比。
吧台根据空间布局,在拐角处转变方向,柔和的聚光灯突出了精细加工过的光滑表面。
天花板上,黑色金属制成的高架固定装置用于放置聚光灯,是天花板唯一的设计元素。
书中安藤忠雄为杉本写的序中,有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在这座鲜亮夺目、流光溢彩又脆弱的现代人造都市中,杉本并未屈从于传统的设计经验,他创造了一种似乎可召唤远古精神的独一无二的断层,而这正是他超能力的集体现。
Shunju餐厅东京赤坂店

在超级土豆的设计作品中,至关重要的是材料传达出的历史感,是材料与人或地点的联系,是未知而模糊却又能让人在无形中读懂其中关联的细节。
杉本贵志“离经叛道”的思维体现在超级土豆的设计作品中,便是强调对废旧材料的回收和运用。
他的作品集中举了几个典型的例子:Shunju餐厅东京赤坂店的金属屏风;1983 年正式启用的 Pashu Labo 陈列厅,利用从旧学校回收的木材搭建整体架构;还有2002年开业的位于东京百货公司里的两层楼餐厅 Shunkan,设计该餐厅的公共空间时,杉本利用塑料软管、硬纸板条和机械零部件制成精巧繁复的马赛克墙面。

光看图,这一页页的场景照片就可令人惊掉下巴。

竹子拼接的天花板界定出餐厅中的酒吧区,木制吧台边缘保留了自然的、不规则的起伏。顾客可以在这里眺望朴素宁静的花坛。
杉本认为,90年代将是一个由零散图像和碎片化信息主导的时代。
为营造出具有辨识度、能让大众共享的图像空间,他选择大自然作为餐厅主题,刻意摒弃20世纪80年代末浮夸的室内装修风格。
1990年,杉本贵志为Shunju位于东京赤坂的第一家连锁餐厅打造了一个宁静的空间。
shunju餐厅东京赤坂店内,光影凸显出有雕塑感的金属门把手及粗糙木板门的质地与纹理。透过门旁的窗户,能隐约看见烛光照亮的餐厅入口。旧木板经切割、拼接成几何结构,用作包间的墙面,提醒着人们思考其中隐含的逝去的年代的观念与信息。
为唤起感受及记忆,杉本在设计中运用了各式各样的材料,木、竹、纸、玻璃、金属、砖都被纳入进来。

有些材料自带岁月侵蚀的痕迹,有些则与闪闪发光的崭新材料相映成趣。
餐厅原本便比地面低几个台阶,杉本利用这一点打造了一个坐在吧台前就能直视的花坛,与吧台面几乎等高,简约中透出自然感。
一面被间接光源照亮的水泥墙划定出花坛的范围,花坛里种了些许植物,摆了一座经上千年形成的庵治花岗岩制作的雕塑。
花坛与吧台间不同寻常的高低关系让顾客仿佛变成花坛的一部分,而非仅仅是个俯视的旁观者。
从英国一处废品站回收的铁网制造于20世纪初,网眼呈简单的几何形状,与层叠的竹条拼接的天花板、木板拼贴的墙面形成视觉冲击。
在主要的座位区,长长的木制吧台旁仅放了11把椅子,用铁网分隔开,另一侧是类似茶室的更私密的空间,屋里的围炉,即凹陷下地面的一个火炉,是一大特色,用于烧炭取暖。
这些材料经过工业生产过程,它们的历史或许难以言明,但表现出的力量感却显而易见。通过超级土豆设计师的手,它们完成了另一次转化,从微不足道变得意蕴丰富,从“朴素”变得“超级”,自身的价值 也因此得以彰显。
杉本贵志独特的设计理念,如1998年在新加坡开业的君悦大酒店的Mezza9餐厅中所采用的“剧场厨房”(theaterkitchens),令其蜚声国际。
所谓“剧场厨房”,就是厨房里的所有操作一览无余,供顾客就餐时观赏“娱乐”,这个设计后来被其他设计师竞相模仿。
不过,模仿作品极少能呈现出杉本贵志原创设计的复杂度及优雅格调。

设计中,超级土豆事务所把相互碰撞、冲突的材质融为一体:纹理丰富、有质感的高性能触点材料打造出厨房的时尚感,并更好地为顾客服务;厨房里,不锈钢和玻璃闪着微光;粗糙的石制墙面、木地板围绕着座位区;木板包裹着梁柱,实木桌椅带来阵阵暖意。
较为私密的酒吧区则以拼接墙面为特点,从日本远道运送来的废旧金属被再利用为屏风,它们原本都是切割加工过程中剩下的边角料。
包间使用诸如手造粗纸、石灰泥等来装饰墙面,以薄薄的雪松木编织条修饰天花板,用纸灯照明。
从餐厅接待吧台放目,便可看见几个开放式厨房正迎接顾客的光临。
厨房布局呈一条弧线,围绕众多巨型梁柱排开。这些梁柱给开阔的空间带来节奏变化。
其中,有一面墙壁全部用中国古代雕花木板作装饰。与餐厅其他地方一样,包间同样给顾客保留了足够的私密性,但又非绝对封闭,穿过石头打造的花园式庭院空间,人们远眺的视野可定格在开阔的餐厅及一层大堂。
1980年,受西武百货公司赞助,杉本贵志与小池一子(Kazuko Koike)、田中一光(Ikko Tanaka)一起创立了无印良品。
如今,它已发展为一个国际知名品牌,简称MUJI。草创之初,MUJI不过是一家生产和贩卖设计精良、品质不凡却并不昂贵的日用品的公司。
1987年,无印良品第一家零售店于东京开业,位于东京市中心的青山区,人潮川流不息。空间设计者正是超级土豆。
当时,田中一光不仅是平面艺术家、公司创意总监,同时也是设计师和茶道大师,受杉本贵志影响颇深。他在棕色硬纸板上印上品牌名称的缩写作为店面招牌,一直沿用至今。
毛线编织筐里装满商品,陈列在厚厚的实木架上,整个空间有一种家的感觉,似乎完全未经设计,只是用朴素的背景来凸显商品。
杉本贵志的设计初衷并非单纯地打造一处漂亮的购物场所,而是试图创造一处既融合了大自然,又能反映生动活泼的乡间集市风貌的空间——温暖的、朴素的、不注重商品特异性的所在。
同样的货架可摆放食物或服饰,一旦商品被挪走,该空间同样可被转用作酒吧或精品店。
沿着小径漫步,顾客能瞥见两侧紧邻的用餐区,感受到一阵神秘气息。
刚迈入这家位于14层的餐厅时,小路虽然并不那么显而易见,可一旦走进去,蜿蜒曲折的小径便令人惊讶不已又满心欢喜。
电梯门打开时,顾客面对的是一个再正式不过的门厅,6000个红酒瓶沿墙面依次排列。接待桌与门厅形成一个夹角——暗示着即将进入曲折小径。
酒吧和休息区在接待桌左侧,有华丽而舒适的家具和剧场式的照明灯装点,深红、深紫色的装饰也泛着微光。
梁柱用木料包裹,家具有实木、皮革和天鹅绒材质。双层休息空间的设计既典雅又舒适,且通过大胆的色彩运用,又多了一份现代感。
与色彩鲜亮的酒吧区相反,餐厅显得饱满而丰富,整个空间带给人的丰富视觉体验都得归功于多种纹理、质地的材料的组合,其设计灵感来源于蜿蜒的花园小径。
沿接待桌前的缓坡慢慢向里走进用餐区,顾客会被小径“带”着路过一系列小包间。
这些包间与小径呈特定角度,中间以金属格栅屏和清浅的水池隔开。
超级土豆事务所的设计构想出自古时赤坂地区生动的城镇景观,那时,街道上熙熙攘攘,居酒屋随处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