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案例解读 |揭秘北京坊MUJI酒店背后的神秘运营团队

更新时间:2018/12/28    

大栅栏,有“百业兴始处,文化流行发源地”之称。六百年几经兴衰,被誉为“老北京缩影”,也是北京这座城的历史见证者。随着大栅栏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更新的核心项目——北京坊的正式运营,其中MUJI全球第二家酒店 MUJI HOTEL BEIJING,通过本地文化与品牌精神的融合表达,成为了这个“中国式生活体验区”中被关注关注焦点之一。

今天,ENJOY趣办小编和你们聊聊背后神秘的运营团队UDS——这家集投资、设计、策划、运营链条不同环节的跨界机构,是怎样的团队基因和运营理念,在跨界中找到城市运营的创新点。
从日本第一家设计酒店到MUJI HOTEL BEIJING

如果你也从事城市更新行业,请拨开当前风起云涌变革浪潮之下的浮躁迷雾,与我们一起探索踏实耕耘、开放创新,实现真正价值的真谛。

UDS是——一家在中国并未被更多人所知的公司,却是一家在日本令人尊敬的,始终创新引领城市新空间,并推进城市创新运营的跨界机构。

2003年,他们曾改造、设计、投资、运营了日本首家设计酒店,是最早将建筑改造与酒店的复合业态的成功案例之一。2011年,UDS开始进入中国拓展酒店业,2018年,UDS与良品计画合作,把酒店的策划/设计/运营贯彻一体,全面打造的MUJI HOTEL BEIJING正式开业。这是一所充分向社区开放的,作为日常生活的延伸,体现旅行本质的酒店。与此同时,UDS还在筹备着东京MUJI HOTEL的策划、运营等工作。
然而,UDS却是从1992年起,以集合联建住宅为主业起家的企业,并同时以策划及设计展开多元业务。更鲜为人知的是,他们在Claska之后,开始展开更多创新酒店与公寓的投资运营业务,同时,不断探索与尝试更多种可能性,曾将首个儿童职业体验设施kidzania引进日本,同时策划了国内儿童娱乐品牌蓝天城;他们也曾策划位于建设创业服务集聚区的中关村创业大街项目,为实现具有科技感、展示度和时尚感的特色景观大道,UDS全权负责策划、设计、运营与设计监理等工作,并创新设计了图书室和食堂等设施;近期还在中国进行了中粮广场共享办公配套楼层设计、上海共享办公品牌Funwork设计等项目,也曾投资运营多个创新餐饮品牌。项目屡获GOOD DESIGN、亚洲太平洋室内设计奖等国际建筑设计奖项与各类旅客体验口碑奖项。


发现UDS:放眼国际视野的节点更新好案例
大栅栏更新计划刚刚提出,寻求模式研究探索的最初阶段。完全尊重居民搬迁意愿的有机微更新所带来的改造与业态打造难题使得我们不得不放眼全球寻求答案、从复杂的万难中寻找希望。大栅栏所组成的跨界团队,从全球范围内寻找了29个优秀案例,进行深入研究与学习,这些业态完全具备老城在复兴初期所具备的特征:可不限于周边破败环境的干扰存在于历史街区,完全尊重区域风貌、文化与生活形态,有自己的招术将客户吸引来,同时也可以带动友好邻居聚集周边,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内涵。

日本的第一家设计酒店——Claska正是29个案例中,酒店业态代表案例之一。

Claska
不仅仅是设计酒店


Claska,由一个有着33年房龄的普通酒店改造而成。酒店改造之初,即确定两点重要定位:一是用户定位明确为创意群体,二是所有内容聚焦于生活方式。酒店的4层和5层作为设计酒店,在原始建筑结构上进行设计风格的改造;6-8层作为公寓居住空间,由艺术家驻留与设计师参与概念房间创新设计,还在每层设置了共享厨房与阅读室;3层则设计为不同的设计工作室共用的办公空间,成为创意群体深度碰撞交互的平台;1层是由咖啡、书店、设计商店所构成的开放的社交与共享大堂;2层的美术馆作为展示艺廊,设置为用于举办活动的场所与空间,屋顶同样是重要的面向社群开放的公共活动场所。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的是,对内容品质上生活方式的坚持,和对创意群体用户的社群化运营。而此时,“设计”则成为社群认同与沟通强化的语言,“场景”则成为开放交互鼓励社交的重要支撑,形成共享、社群交互与空间生产。可见,Claska的成功非常重要的是,抓准以生活方式为主内容和不断强化产品品质,以内容不断强化融入创意群体用户与社群,在这里,强调的并非复合功能本身,复合业态只是表现形式,并非为了追求复合而聚集多功能,更重要的是围绕主力用户群体消费行为、爱好的功能多样与共享交互场景的构建。而设计,也并非为了追求所谓的“设计感”,而是达成以上定位的重要实现手段与空间场景气质的“社群属性设计化”。这一点,非常值得国内在“跟风”设计酒店与复合业态时借鉴。



Hotel Anteroom 京都
融入艺术与本地社区,与公寓合建的设计酒店


提到设计酒店时,大多会有几种思路与手段:与设计艺术融合、从本地社区提取元素、构建某一社群主题、与公寓等其他功能构建复合业态等。而Hotel Anteroom则是以上多种方式的自然融合的成功案例。

Hotel Anteroom坐落在京都并不具有区位优势的地方,由一家学生宿舍改造而成。定位为用艺术为区域注入活力的公寓合建的设计酒店,包括128间酒店客房与50间公寓,并拥有包括艺廊、原创商店、餐饮、酒吧、咖啡在内的公共大堂。

  本地元素的利用:酒店在原有建筑物基础上进行设计改造,将学生宿舍的储物柜改造为前台;并将本地京都庭院文化融入酒店入口与中庭庭院的绿化与景观中。

在这里,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Anteroom,意为“门厅、接待室”。酒店选取这样的名称,是希望能够充分结合酒店本身并不突出的区位与改造的特点,做为京都“能够汇聚代表当下京都艺术与文化场所”的入口和社群中心,不仅为深入京都之前,提供一个“街区前厅”;也为设计艺术群体,提供一个舒适放松、开放友好、每天都有社区活力,充满连接和更多可能性的会客厅。


MUJI HOTEL BEIJING
品牌精神与本地融合的生活方式酒店


2018年6月,距离天安门西南800米处的MUJI HOTEL BEIJING正式开业迎客。以酒店为基础,呈现MUJI HOTEL设施、服务与无印良品精神、产品完美融合的城市空间:从细致入微的无印良品日用品到别具品牌品味的客房设置,从Café&Meal MUJI、MUJI Diner的定制餐品到与无印良品一脉相承的特色设计,集中呈现了MUJI HOTEL“反豪华,反简陋”的理念所在。

为融合进街区风貌,MUJI HOTEL BEIJING的前台和公共区域选用了竹子这一中国传统材质,以及取材自周边街区的砖块,在设计上也加入了周边胡同的概念,营造似胡同一般的走廊空间;MUJI Diner 融入了多种北京当地美食或口味,打造旅行者及城市居民共享的“餐堂”以家庭料理为启发,并将本地饮食特色融入其中,点滴用心,完美构建了北京本地元素。MUJI HOTEL BEIJING准备了多项如客用自行车、多功能厅等服务设施,还特别设立了BOOK LOUNGE,挑选收集了大约8000本以旅程或世界生活为主题的书籍,为个人旅行、商务、全家游、长期居住等提供了多种旅行生活方式便利方案。

  在MUJI HOTEL BEIJING故事的背后,CitylinX团队成员也曾与UDS共同策划推动了近一年多的与煤市街西侧胡同片区融合本地社区的四合院与老旧厂房改造的酒店,因各方面原因未能如期落地。可喜的是,MUJI HOTEL BEIJING共享的理念终将提升更多社区开放的活力。

2019年,UDS与良品计画合作,坐落于东京的MUJI HOTEL GINZA将向世人开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从策划、设计、运营,UDS的创新探索,具有跨界思维,却又脚踏实地的产品打磨与精细运营,对于当前中国城市更新初期,消费升级、社群共享和生活方式多元趋势风潮涌动的时代来说,更具有深入思考与学习的价值。

这篇文章里只提到了酒店项目,而UDS运营的业态内容包罗广泛,横跨酒店、餐厅、书店、儿童设施、办公、公寓、公园、养老院等,在全球中日韩5个国家经营38家不同类型的创新业态,同时,还集合了投资、设计、策划、运营链条不同环节的跨界机构。

以下专访内容,来自CitylinX「街区营造中的共享理念」主题活动:
猪熊纯+CitylinX Q&A


1、CitylinX提问:
日本的共享空间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在中国,共享空间起源于创业,作为新生事物,犹如雨后春笋般大量萌发,同时生成了很多新物种;
回答:
共享空间在日本发展经历三个时机:首先是开始兴起的时候,因为经济上有困难,年轻人都没钱,学生们才一起共享办公和公寓,后来这批人有钱后的一段时间(共享空间)就没有了;二次大战后,70年代的快速成长期之间,日本也有一些共享的社区和空间存在;然后大约是在20年前,上个世纪末期,共享空间又开始兴盛起来,是因为当时的年轻人开始向往欧美的文化,美术生、艺术生之类那种时髦的社群生活方式,慢慢开始延展到更广泛的社会中,变成了一种时尚;第三个比较大的转折时点在于2011年311大地震,因为发生了海啸大灾难,人与人之间情感的链接变得特别重要,刺激了日本人思想进行社会性的转变,同时促进了质变,从此共享空间又开始流行起来。

2、CitylinX提问:
共享社区,在商业、办公、酒店中如何体现?
回答:共用、共享、共建、共生:刚开始也都是简单的共用,后来慢慢发现了对(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好处,才开始有了一些更主动的行为。

3、CitylinX提问:
先有一个主题社群,才有一个空间?还是先有一个空间,才打造一个社群?
回答:结合在一起,有一些有想法的人,然后再慢慢开始吸引更多的人;

4、CitylinX提问:
好的设计如何促进社群的空间生产?
回答:好看的东西还是很重要,第一眼会吸引(人群)看过来;需要固定形式的工作方式,不同多变的场所,根据人和行为方式;社会性的意识、潜力和与空间融合的生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