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城市人口不断减少,如何应对?

更新时间:2018/12/28    


本世纪是城市的世纪:数以亿计的人涌入城市,大家都觉得城市会一直增大,然而通常被忽略,但是非常迫在眉睫的城市困境是:有不在少数的城市已经开始收缩:

几乎十分之一的美国城市正在萎缩。超过三分之一的德国城市的人口也在减少。日本、韩国,除非政府说服人们生更多的孩子,否则,大的城市越来越大,小城市必然凋零。
预计到本世纪中叶,中国的城市总人口将达到峰值;有一些城市也面临着人口不断减少的境况。

那,这些人口不断降低的城市,该如何自处?



01
日本富山市:有尊严地“收缩”



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口萎缩,日本大部分地区都在“缩小”,2016年,死亡人数比出生人数多30万人。如果日本人还是继续不想多生孩子的话,那么到2065年,日本的人口将减少近三分之一。
比如,在离东京只有2个半小时“高铁距离”的富山市,人口不到42万,其中约有30%是65岁或以上,比日本整体的比例高出27%,而到2025年,富山老年人的比例预计为32%,老龄化的同时人口也在下降。

富山市长Masashi Mori表示:1:日本不会接受大规模移民。2:提高出生率的努力收效甚微。所以本市长能做的,只有学会有尊严地接受更少的人口了。

第一个重点关注点是公共交通:城市公共汽车上的乘客数量从1995年的每天4万人减少到2012年的17,000人。但无论如何,政府决心帮助老年人能更便捷地利用公共交通系统,解决方案是建立一个易于老人使用的电车系统,并鼓励老人们住在公交附近(新的电车站500米范围内将有建造和购买新住房的补贴);通过现有的火车线路和二手机车车辆来降低成本,车站没有障碍物,也不需要踏上电车,方便虚弱乘客使用。65岁及以上的人可以购买折扣票,还可以在网上购买。2006年第一条翻新线路开通时,使用城市列车的乘客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70多岁的乘客人数增加了三倍以上。

居民需要的服务也发生了变化“护理费用自2010年以来上涨了21%,但是改造公共服务设施的成本很高,又加上,没有足够的劳动力来源,政府的税收收入也在减少,没有办法负担公共服务费用,于是,富山市决定,将人口集中起来,更密集地提供居民服务,为市中心的老人服务设施提供补助,只要老人们带着孙子们,就可以免费进入博物馆和动物园,甚至补贴当地公司雇用的老人的工资。

所有这一切的结果是:即使城市其他地区的人口下降,市中心的人口在不断增加。市中心的繁荣带来了新的商店和其他业务,这个聚集效应有助于稳定税收收入,而与此同时,市政服务的成本下降了。这正如市长所说:“我们希望自己这个小城市,能让老年人过上舒适愉快的生活。”

02
底特律


其实,在2013年申请破产之前,底特律的衰退已近三十年,从80年代开始报纸和新闻上充斥着的都是底特律的枪击、抢劫和暴动。在经济危机后,2010年家庭平均收入比2000年下降了26.6%。30.8%的家庭位于美国的贫困线以下。底特律的衰退达到了“高潮”:荒废的建筑物的数量节节高升;要维护多余的基础设施,成本高昂;人们纷纷外逃,工作机会急剧下降,这又导致了恶性循环。税收不足,支出太多,底特律破产了。

2014年,这里只有60万人口(只有顶峰时期的1/3),40,000个建筑项目被“遗弃”。这座城市“太大了”。城市规划者认为,解决方案是:将城市规模缩小到城市能够提供市政服务的规模。

自新市长上任以来,底特律不断拆除建筑,清理土地,有市场价值的重新出售,没有太大市场价值的则改造成绿地;主要原则是,建立更多可供行走的道路,方便到达商店、超市,建设更多的绿地和公园,提高学校的质量,让居民更加愿意居住在这里。

拆迁稳定了住房的价格;另一方面,低廉的土地也吸引了不少投资人,财政收入慢慢得到平衡。
于是,底特律市中心的整体环境已经大大改善,多个办公楼都被重新租出。

底特律会变小,但不再是衰退的代名词。
更多的人对底特律的未来充满信心。
03
德绍 - 罗斯劳



在德国东部城市德绍 - 罗斯劳(Dessau-Rosslau),比起10年前,人口已经减少了1/3。

在柏林墙被推倒之前,这里曾是为社会主义经济生产熏香肠的地方,然而,一切都寂静了下来。话说,自从1990年德国统一以来,东德大部分地区的人口都有下降的趋势。

2007年,Dessau镇与Rosslau镇合并成为Dessau-Rosslau(德绍 - 罗斯劳),人口在纸面上有所增加,但真实的情况没有改变:整个社区仍然被遗弃,年轻人纷纷外出找工作机会,19世纪建筑物的外墙被任意砸碎,许多预制公寓楼的窗户被打破(破窗效应),学校、企业和住宅楼宇都是空的。这座曾经繁荣的城市看着一半的人口逐渐消失,能做什么?

2003年,州政府开始了一个实验:国际建筑展(IBA)。毕竟这里一直是一个工业城镇:它是“喷气机时代”的发源地之一,还拥有着名的艺术和建筑学校包豪斯(Bauhaus)。

正如IBA项目官网上解释的那样:“国际建筑展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展览。展览不仅是第一个适用于整个州的展览,还在于它展出的不是新建建筑,而更多的是被拆除或重新开发的项目。

IBA的一个更激进的想法是“城市岛屿”。规划者“将城市分解成像素并再次使用剪切粘贴方法将其重新组合在一起”。目前,建成区已经减少了6万多平方米,另外还将拆除3万平方米。

效果的确是有的:年轻人在自制自行车路线上骑车,居民种植了小型药草园或花坛,公共景观开始得到维护。




日本前两年宣布,对愿意将总部迁出东京的公司实施减税政策。
结果如何?没有用。
之前,人们总有一个幻想 - 筑巢引凤,你先建了,人就会来。但在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人们不会。

而且更糟糕的是,将公司与劳动力拉回到不断缩小的城市的做法本身是错误的。在德国和日本等国家,人们从较小的城市迁移到较大的城市,因为城市的工作机会更多,生产率更高,能有空间让人们聚集在一起并分享创新的想法。一个数字是:英国伦敦的人均产值比其他地方高出近三分之一。

总之,旨在抵消大城市主导地位的政策不仅注定会失败,而且会适得其反。对于某些城市来说,衰退可能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最好的办法就是接受它,并且有尊严地迎接他。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看到富山市在有尊严地将城市缩小,并迎合老年人的需求;看到底特律在重新整理土地并建立更人行友好的城市;看到德绍·罗斯劳用城市IP来团队并唤醒宝贵的城市资产。

如果你的城市在缩小,你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