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未来世界蓝图:中国式全球化,超级城市与新商业文明的崛起

更新时间:2019/01/10    


我们生活在一个无国界的世界吗?
在您回答这个问题前,请看一下上面这张地图。 ⬆️

当代政治地图显示世界上现有超过200个国家。 这或许是多个世纪以来国家数目最多的时期。 但请大家看一下这幅图:



这幅图没有任何国界, 只存在相互连接的区域和毫不相连的区域。 看到这篇文字的大部分人或许都生活在荧幕中图示的40个点中的某个点上,这区区40个点代表了世界经济的90%。

有一个说法是历史系学生很熟悉的: “地理就是宿命。” 它告诉我们,内陆的国家(地区)注定就是贫穷的, 小国家没法逃脱大邻居的控制, 漫长的距离是无法逾越的。

但是一个更伟大的力量席卷地球: 互联性。

事实上,如果把整个星球当作我们生存的身体,那么它的骨骼就是交通系统,有公路、铁路、 桥梁、隧道、航线、海港, 这些让我们得以在大陆间穿行。驱动人体的血液循环系统, 就是石油、天然气管道, 还有电网, 它们分配能源。 主管通讯的神经系统, 就是网络电缆、卫星、 蜂窝网络、数据中心, 它们让人类共享信息。这个无限扩张的基础设施网络, 已经包含了6400万公里的公路, 400万公里的铁路, 200万公里的管道, 还有100万公里的网络电缆。

国界又如何呢? 国界的总长度不到50万公里。

这个全球的互联革命, 它所有的形式—— 交通、能源、通信—— 让一切获得了质变, 包括人类的流动性, 还有商品、资源、知识, 以至于我们无法将地理与这些因素分立开来。
两股力量融汇合一后,我们把它称为“互联地理”。



01
中国式全球化



我们先看一下蒙古国,也有人称呼它为矿之国。 为什么这么称呼它呢? 因为在矿之国,中国公司开采 和拥有那里的大部分矿藏 -- 铜矿、锌矿、金矿 -- 他们将这些资源用卡车运回中国大陆的南部和东部。 中国并没有在征服蒙古。 而是在购买蒙古。 过去殖民地是征服得来的,而今天国家是购买得到的。

同样的法则也适用于西伯利亚。 许多人可能都会认为西伯利亚是个寒冷、荒芜和不适合居住的地方。 但事实上,随着全球暖化和温度上升, 忽然之间,那里出现了大片的麦田 农业贸易和谷物。 那么这些农产品是给谁消费的呢? 就在漠河的另外一边, 就是中国的黑龙江等省 那里居住着超过1亿的人口。 这比整个俄罗斯的人口都要多。

每年,至少在过去10多年里都是如此, 都有60万人口用他们的脚投票, 穿越边界,移民北方,居住在这些荒凉的地带。 他们建立起了他们自己的百货市场和医疗诊所。 他们还接手了伐木业, 将木材往东运回中国。 和在蒙古发生的一样,中国并不是在征服俄罗斯。只是在租赁而已。 这就是我所称的中国式全球化。

当今东亚地区拥有全世界最多的经济聚集区,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都多。 东京、首尔、北京、上海、 香港、新加坡和悉尼。 这些区域是全球资金的过滤网和漏斗。 每年有数以兆计的资金流入这个区域。 其中很多都投向了中国。

还有贸易。这些指向线和箭头代表中国与区域内各国的贸易关系,它们史无前例地紧密,尤其是中国对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的贸易,例如澳大利亚非常依赖向中国出口铁矿石和天然气;而在与相对贫穷的国家做交易时,中国降低关税,这样老挝和柬埔寨就可以以更便宜的价格销售他们的商品,随之也对向中国的出口产生依赖。

亚洲自由贸易区,几乎已经是自由贸易区了,正逐步显现,这个区域的贸易额超过了跨太平洋的贸易额,中国正成为该地区经济的靠山。

这一策略的另外一个支柱是外交。中国与该地区内的许多国家都签署了军事协议。 它已成为一些国际关系组织的中心 例如东亚共同体。 有些组织甚至 将美国排除在外。 这些国家间达成了一个互不干涉条约, 因而如果中国与美国之间发生冲突, 大部分国家都会宣誓中立, 包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

还有一个支柱是人口。 中国向外输出商人、保姆、学生、 和老师,在整个区域内教授中文, 彼此通婚,以及在各个经济体中占据 史无前例的主导性地位。 已经可以看到,中国人 在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等国家中,成为了当地经济不容忽视的关键因素和推动力。 中国人的自豪感在这个区域也 再次复苏。例如新加坡,曾经一度禁止利用中文教学。 而现在却大力提倡。



02
科技创新为王


我们处于一个供应链世界,这个世界的形成,得益于两个方面的努力,一是传统基础设施的不断建设和完善,二是数字性基础设施的高速发展,最主要的就是互联网的飞速成长。供应链世界的形成带来好处的同时,也带了不良影响,一是造成对世界资源无情地掠夺,二是加剧了全球的贫富分化。

贫富分化早已超出了一国国界,成为了一个全球性问题。贫富分化既表现在国与国之间,也表现在国家内部个人与个人之间。

世界上最贫穷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 GDP 加在一起只相当于全球 GDP 的3%,从这就可以看出贫富差距之巨大。

而那些有能力提供优良产品和服务的国家在全球化浪潮中比较容易在全球性市场中赚取巨大利益,产品的附加值越高,赚的钱也越多。而产品的附加值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科技和创新水平。科技和创新水平高的国家赚取的利润可能是那些处于产业链下游,依靠原材料供应或者初级生产加工国家的几十倍甚至百倍。

就拿我们都知道的 iPhone 为例,有研究表明,每卖出一台 iPhone,苹果公司可以获得大约60%的利润额,而真正制造手机的国家在这个产业链里所能获利的空间可能只有2%不到。

这个事实就告诉我们,那些研发能力和科技创新能力都很弱的国家,很容易就在全球供应链中成为失败者,放大到那些还处于极度的战乱之中,人民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的国家,这个差距就是天壤之别了。

和造成国与国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相类似的是个体与个体的贫富差距,因为出身背景、受教育程度以及个人品质的差异,有些人可以参与高端的全球经济游戏,在金融业、科技业里赚得盆满钵满,而有些人却只能在这个游戏里充当最底层的劳动者,通过外包和体力劳动赚取工资。



03
超级城市(群)



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人们更愿意通过合作来获取经济利益,这个转变为超级城市和地区联盟地位的提升打下了良好基础。随着全球供应链的不断扩展,城市得以越过国家,直接和外部世界对接,在比较优势基础上寻求优势互补,并且通过一系列自主的优惠措施吸引外部投资。这种城市的自主行为,可以为当地提供更优良的商品和服务,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以及地方稳定,从而实现一部分的国家职能。

TED演讲
特大型城市如何改变世界版图
在超级城市上,迪拜是一个绝佳的案例:

依靠其良好的功能规划,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包容的文化心态,迪拜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全球枢纽型城市,承担起了连接东西方以及南北方的重要作用。

与我们之前对于一座城市需要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的要求相反,迪拜最大的吸引力恰恰在于其无国界的世界主义以及无缝连接。人力、资本在其中快速流动,商业和服务业蓬勃发展。同时,迪拜还和附近的沙迦、阿治曼等城市一起组成了大城市群,为迪拜的发展提供更有力的支持。像迪拜这种完全依据需求而人为规划出来的超级城市为世界上的城市建设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板,简称为“迪拜模式”。

对于城市而言,一座城市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劣势,这就必然要求它去和其他互补的城市寻求连接。同时,一座超级大城市由于涌入了过多居民,都会遭遇物价飞涨、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问题,在此情形下,建设超级大城市的卫星城,将太多的人口疏散到周围城市之中,形成以超级城市为核心的城市群及城市互联,就成为一个绝佳选择。

但只有在亚洲,我们才真正看到大城市的互联。

从东京,经过名古屋到大阪, 这一条延绵的光带, 有着超过八千万的人口, 承载着大部分的日本经济。 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特大城市。

而在中国, 特大城市群正在诞生, 人口数量可达到一亿。 北京附近的渤海湾, 上海附近的长江三角洲, 还有珠江三角洲, 从香港向北延伸至广州,在中部地区, 重庆-成都特大城市群等等。

而且这些特大城市群中的任一个, 都有将近两万亿美金的国内生产总值, 这几乎跟现在的印度一样了。 所以想象一下, 如果国际的外交组织,比如G20, 把会员资格按照经济规模来评定, 而非按照主权国家,有一些中国的特大城市就可以入选,并且有自己的席位,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发布的《全球趋势2030》报告中指出:未来世界非常可能成为一个“非国家化的世界”,在这种前景中,城市化、技术以及资本累积将一起通过资本主义的力量有效推进经济特区的崛起。

在这些经济特区中,包括税收规范在内的法律都是由外部力量设定的,外部力量更有可能推动这些特定区域的经济腾飞及发展,并最终为国家的其他地区设立榜样。这种外部力量,就是供应链。而这些经济特区,就是国家依据自身需要而从内部设立出来的功能性城市,承担着招商引资、创造就业、学习先进技术与文明的重任。

经济特区是一个国家摆脱孤立,与世界建立广泛联系并从中获取利益最为行之有效的办法,最初的经济特区也会在发展中演变为一个多元的超级城市,并与周围的城市一起成为一个超级城市群。比如,以珠三角城市群为代表的中国超级经济特区。中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其核心就是关注了正确的城市和正确的价值链。

城市可以让世界更加可持续, 它们让世界更加公正, 城市间的互联可以让世界更和平。如果我们看看那些边境间联系紧密的地区,我们看到更多的交易和投资, 地区也更稳定。

二战后,欧洲各国之间的工业合作推进了发展过程, 最终构成了如今和平的欧盟。 未来,比起国界来,我们应该更关注那些跨越边界的线,那些基础设施建设的线条,那些决定供应链的线条,那些决定枢纽的线条,这样我们才会在国际的竞争中占得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