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广州最美老街的拆与建:恩宁路永庆坊建筑改造实录

更新时间:2019/02/28    
广州最美老街的拆与建:恩宁路永庆坊建筑改造实录




项目地点  广州恩宁路永庆坊
设计单位  南沙原创建筑设计工作室
建设时间  2015.12-2016.10
规划面积  7000平方米
建筑面积  1374平方米
撰文  刘珩

本文为作者投稿,文字节选于《建筑学报》2016年第12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5年底我们开始参与了广州恩宁路永庆坊的城市设计和建筑单体改造,有机会深度介入历史街区改造的全过程。恩宁路是广州历史上一条著名商贸大街,诞生于1931年,18米宽,1千米长,当年可并排八顶大轿,它也是西关骑楼建筑的精髓。与龙津西路、第十甫、上下九步行街骑楼连接,恩宁路是广州最完整、最长的骑楼街,也是广州现存最古老、各个时期建筑保留最完整的历史文化街区。然而2000年之后广州政府对危旧房盘查摸底的结论也显示,恩宁片区危房建筑面积高达15万平方米,涉及2100多户居民,也是广州市最大的危房片区。2007年5月11日,广州首次对外公布了新一轮旧城改造试点和重点项目,恩宁路地块上这些“历史精髓”变作连片危旧房,被列入改造的拆迁范围,成为近年来广州规模最大的旧城改造项目。



危房和精髓是矛盾的共同体,那么是拆除还是保留?恩宁片区的历史地位和重要性,使其在这几年旧城改造的浪潮中,备受媒体和居民的关注。政府于 2007年之后几年间,主要倾向于原地回迁式改造,在规划方案尚未确定的情况下,东一块西一片地开始拆除了不少历史建筑,也铲除和拓宽了很多历史街巷,于是成片的二、三层楼房变成了高层综合体,基本上完全破坏了原来的肌理;甚至把超大尺度的粤剧博物馆,以及与西关粤剧传统文化以及生活方式无关的大型建筑群落和大院,强制性地植入在一个非常细腻的城市肌理中......从这样的改造规划图里,我们已无法体会到曾被誉为“广州最美老街”的恩宁街区往日的优雅和从容。由于各方面准备条件尚未成熟,这样大拆大建的过程引发了居民和政府的种种冲突,改造方案也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被修改甚至搁置。

此外,由于旧城改造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广州政府曾长期禁止开发商参与旧城改造项目,直到这几年,政府才开始明确表示将有条件地引入开发商参与。万科的引入和恩宁永庆坊的改造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启动的。我们作为实验型的先锋建筑师,也受邀参与了这一次的试点,但这来之不易的“第一次”却在各方尚未统一思想、观念、做法的情况下仓促启动了,一路艰辛可想而知。

我们的介入,是希望回到原点,回到初衷,重新审视项目所在地的未来规划各式版本、现状居民生活以及历史物质遗产等方方面面的内容,尝试找到一条新线索。

在我看来,改造的核心是尊重肌理、尊重生活,在可能条件下谨慎植入新的建筑和功能,一方面解决危房带来的实际问题,另一方面又努力维持历史街区的精髓并植入新的当代生活和空间可能性。说到底,就是要达到历史阶段经济和社会的一个新平衡。我们重复了在文昌项目中的一些工作方法,在70x100米、共69户人家的片区做了一个非常详细的梳理。这个梳理让我们看到了原来的历史风貌,以及年久失修的危房;但我们依然希望在保留肌理的前提下,根据甲方提出的办公、教育、住宿和社区服务等新功能,小心翼翼地在拆和建之间界定合适的改造力度。ENJOY趣办是专业的资产管理运营机构,通过创意空间设计、空间产品打造、创意营销、社群运营、国际化服务,全面提升原有物业价值及品质,为用户提供国际化、高端、优质并具有创意氛围的空间及配套资管服务。
目前资管项目5万方,位于上海新天地、徐家汇、静安寺等核心区域,服务运营空间20多个,近20多万方。目前已服务过DNA、光明集团、大树下、高和资本、印坊、上服集团、张江九洲中心、五环等20多个项目,服务企业数量逾500家。



城市设计

我们尝试从恩宁的历史出发,找回真正属于恩宁人的记忆,通过建筑学的思维模式解决社会学的问题。民国是恩宁路最繁盛的时期,确立“因地制宜,顺势而为,重塑当代的民国经典”的设计价值观,通过大重的学术研究和现场调研工作,提取民国经典的建筑元素,在最大限度保护现狀肌理和尺度的基础上,让经典重生。

实际上,我们在没有任何结构检测的情况下,在城市设计层面上只做了“微改造”:不拆任何承重结构和构件,梳理出一条串联起来的由实际街道和现有建筑组成的内街小巷,把原来历史形成的“死胡同”盘活,同时植入新的空间形态,创造丰富的空间体验,形成一个体验型生活型的创意社区。
建筑设计

在城市设计的基底上,我们也对其中最具备代表性的3栋建筑做了不同策略的单体改造。挖掘这些危房不同的特色,结合未来各自的功能特点,“对症下药”。改造后的建筑不仅是安全的,而且空间上还能承载着我们一直论述的“时间厚度”,让使用者有多元的日常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