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打倒黑中介”:“三不管”的房产经济迎来强监管

更新时间:2019/05/30    

全国性的扫黑除恶整治中,运营操作不规范的中小型房产经纪机构成为了重点打击的对象之一,数以百计的房产经纪机构业务被叫停或是责令整改,一些区域性的连锁品牌也在整顿中面临关店、停业。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7月,住建部联合公安部等各部委印发《关于在部分城市先行开展打击侵害群众利益违法违规行为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的通知》以来,各地公布查处的房产经纪机构总量已经超过500家。

 

其中,仅北京住建委在2019年查处的房产经纪机构就达到162家。

 

与此同时,原本堪称“三不管”地带的房产经纪乱象也迎来了强力的监管,且越来越多的城市参与其中。

 

近日,浙江、江苏、山东、四川等多地的相关机构密集发声,针对房产经纪行业开展专项审查监管行动,对违规、违法、侵害群众利益的房产市场乱象进行严厉打击。

 

即使是大型的房产经纪机构,也在风波中受到了影响,记者走访多家大型经纪机构的门店后了解到,许多门店常用的“应急手段”如阴阳合同、首付贷等,如今已经全面禁止,许多房产经纪机构内部也在进行门店自查,对违规操作叫停。

 

“这个事情对传统意义上所说的‘黑中介’影响是最大的,无证经营、哄抬房价、违法操作,属于重点打击对象。”

 

“对大型的中介来说,主要是以前的一些不合规的操作不能再用了,总体来说盈利的手段被约束了。”一位房产经纪机构的门店经理对记者表示,在这样的强监管力度下,房产经纪行业面临一轮大洗牌。

 

肆无忌惮的“黑中介”

 

“以前赚钱真的容易,而且他们(消费者)没有办法,没有一个部门是直接管理这部分的,所以推来推去,最后大部分人听到要去法庭走司法途径,就不了了之,所以那时候胆子大、底气足,怎么赚钱就怎么来。”

 

从2013年开始从事“黑中介”近五年,秦一(化名)和公安局、房管局、消费者保护协会等都打过交道,但他“从来没怕过”。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介绍,房产经纪行业乱象丛生,其根本原因是黑中介在合同上“动了手脚”,通过肆意歪曲合同条款、滥用不适用的合同内容对消费者进行欺诈从而牟利。

 

由于各个房产经纪机构所使用的合同截然不同,而大部分消费者不具备相应的法律知识,合同条款完全成了黑中介非法牟利的武器。

 

秦一对记者举例,在租房上,隔断间是一个重要的“盈利模式”。

 

首先,将隔断后的房屋出租,收取3-6个月的房租及一个月的押金,然后在租客入住后立即向相关部门举报隔断间群租;

 

其后,就可以根据租房合同,以房屋被要求整改的“不可抗力”为由将租客赶出,且不退任何租金及押金,同样的流程循环操作,快速牟利。

 

而在房屋买卖上,违规操作的空间更大,例如与房屋买卖双方各签订数额不同的房屋交易合同,获取高额差价;

 

帮助买卖双方签订“阴阳合同”,促成合同成交以获取中介费;在与买方签订的合同中增加一系列霸王条款,强制要求买方无论交易是否完成,都要支付各类不同名目的赔偿金等。

 

除了对合同“自定义”,据北京房地产中介协会秘书长赵庆祥介绍,被重点打击的黑中介还有以下一些特性:

 

采取威胁恐吓等暴力手段驱逐承租人并恶意克扣保证金预定金、为不符合交易条件的房屋提供经纪服务、非法侵占或挪用客户交易资金、强制提供代办担保服务或以捆绑服务方式乱收费、与投机炒房团伙串通谋取不当利益。

 

多位业内人士透露,房产经纪行业乱象由来已久,但其长期以来位于“三不管地带”。

 

记者本身就曾经遭遇过中介违反租房合同条款的事件,但在联系过北京市市长热线、北京市朝阳区房屋管理局、朝阳区公安局、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等相关部门后,对方均给出了类似建议,即让记者与中介自行协商,如协商不成则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秦一介绍,由于大部分侵害消费者的行为都属于合同纠纷,因此并不属于公安机关、房管部门以及消费者协会的管辖范畴,而只能发起仲裁或是诉讼,“但是要发起仲裁必须仲裁双方同意,很显然中介这边是不会同意仲裁的,所以最终能够解决的方式只有司法诉讼。”

 

由于司法诉讼耗时久、流程繁琐,大部分消费者并不愿意主动发起诉讼,秦一表示:“一般来说,稍微吓唬吓唬,他们也就认栽了,偶尔碰到一些胆子比较大的,又是报警又是要诉讼的,我们就稍微退一点钱,他们心里好受点也就算了。”

 

多位业内人士介绍,近乎无人监管的环境助长了“黑中介”的横行,甚至于部分规模较大的房产经纪机构内部也存在许多隐蔽的违规违法操作手段,这使得消费者对整个房产经纪行业印象很差。

 

行业大洗牌

 

不过,房产经纪行业的野蛮生长正面临大力度的强监管。

 

“对于违法乱纪的‘黑中介’,欢迎拨打我们扫黑除恶的热线进行举报,我们会对涉黑涉恶行为进行打击治理,对涉黑涉恶势力绝不姑息。”记者拨打扫黑除恶热线后,相关工作人员告知记者,如果有中介机构的相关违法证据,警方将对其进行依法查处。

 

同时,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在北上广深等重点城市,如有房产中介机构违规现象,也可以与当地房管部门联系,帮助消费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秦一对记者表示,北京对黑中介的专项打击在2017年年初开始,其当年就职的“诚润德房地产经纪公司”于2017年3月被关停。

 

2018年年初,由于北京各区域房租涨幅过大,相关部门扩大了整治范围,对大型长租公寓机构、房产经纪平台进行了约谈、警告,对小型房产经纪机构则进行了严厉整治。

 

有了北京的示范效应,黑中介对房地产市场的恶劣影响逐渐被各大城市所重视。

 

2018年7月,住建部联合公安部等各部委印发《关于在部分城市先行开展打击侵害群众利益违法违规行为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的通知》,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及全国各大重点城市加入了整治房产经纪行业的行列。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公布查处的房产经纪机构数量就已超过300家。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各地打击黑中介、整治违规中介的行动效果显著,大中型城市的黑中介数量显著下降,大中型的房产经纪机构在监管下更加正规化,行业违法违规行为大量减少,同时,行业内从业人员更加正规化。

 

据了解,杭州市在今年4月暂停了杭州闹海、万德等5家房产经纪机构的网签资格并责令其整改,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方面表示,主要原因是由于该5家机构涉嫌存在违规聘用被列入黑名单的经纪从业人员、经纪机构和经纪从业人员未实名从业、发布未经核验的房源信息等行为。

 

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各区域正在陆续开展对房产经纪机构的严格审核行动,要通过提升房产经纪机构从业人员的素质达到规范房产经纪活动的目标。

 

据介绍,审查要求一家经纪机构中必须有一名房地产经纪人或二名房地产经纪协理,只有符合标准的机构才能获得备案资格。

 

不仅是杭州,记者从多个城市的房管部门官网了解到,通过对房产经纪机构的从业人员设立门槛以提升经纪机构的合规化是监管的重要内容。

 

赵庆祥表示,“借鉴国际经验,实行行业准入制度,从业人员必须取得职业资格才能上岗,这是强监管必须遵循的客观规律。”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专业人才门槛的设立以及对违规违法行为的打击将带来行业的新一轮洗牌,规模较小、合规化程度低的房产经纪机构将逐渐退出舞台,规模较大的机构则将愈发合规化,行业集中度将持续上升。

 

前述房产经纪机构门店经理对记者表示:“小中介没有办法搞这些(违规违法行为)之后,因为规模小、客单量不高,收入就很少了,甚至很有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这样首先就会死掉一批,然后就是对门店人员资格的要求,这对很多小中介甚至是中型中介的门店来说也是很难达到的,有专门从业资格的人员一般对薪资的要求更高,更愿意去链家、我爱我家,而且中小型的中介也没有动力自己培养人才,因为行业人才流动性太大了。”

 

赵庆祥认为,尽管对行业而言,监管力度加强产生了显著的短期效果,但长期而言,依旧需要对行业规范进行立法,建立长效机制、疏堵结合,以防止行业竞争格局固化、市场化效益停滞;

 

“行业监管通常矫枉过正,例如北京自2017年4月至今一直暂停机构备案,在有效遏制机构规模增长的同时也固化了行业格局,不利于市场竞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网(eeojjgcw);作者:饶贤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