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2018年全球碳排放创新高 美国创下多项能源世界纪录

更新时间:2019/08/01    

新能源


      “当我们的后辈回溯本期统计年鉴时,他们将观察到人类对气候变化的认识日益深刻,并要求采取紧急行动加以应对,但实际的能源数据却继续顽固地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希望与现实的错配越来越大。”

      30日,BP集团于北京发布其最新一期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据悉,人类社会的碳排放达到了十年未见的高度。首先是能源增长,2018年一次能源消费增长达到2.9%,是2010以来的最快增速;而碳排放的增长则为2%。碳排放的增量,相当于全球去年三分之一的汽车排放。

      这一期的报告标题也用罕见的语气发出警告:2018年的能源市场,一条不可持续的路。“2018年是我多年以来没有见过的、最有意思的数据。” 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说,“人类社会对于低碳转型的关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多年以来,人类社会为解决气候变化、减少碳排放作出了多重努力:各国政府取得了巴黎协定这一重要成果、环保意识已经深入人心,并成为评估公司的重要指标等等。

      但这些依旧无法阻止能源消费和碳排放在2018年达到顶峰,如果不采取措施,这样的情况或许还将持续。

      能源消费进入恶性循环?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一次能源消费的增量,与学界此前的预期完全相悖,传统能源经济学的预测模型在2018年失灵了。

      按照常理来看,2018年全球经济疲软,各国公开的数据中都不好;同时,以石油为代表的主要一次能源品种的价格出现上升,在这两项关键指标的挤压之下,能源消费的增速应该出现下降才对。

      实际上,即便没有实体经济和低廉价格的支撑,2018年还是出现了近8年来罕见的能源消费增长,与此同时,能源消费产生的碳排放增长2%,同样是多年来的最高增速,新增碳排放达6亿吨。

      从国家来看,三分之二的增长贡献来自于中国、美国和印度,其中,美国的增长令人咋舌,和过去十年的负增长相比,美国能源消费出现了3.5%的同比增长,创下了近三十年的最高水平。

      能源品种看,几乎所有能源品种都获得了超过其近期平均水平的增长,特别是天然气,2018年增速达到5.3%,贡献了全球能源消费增长的半壁江山,可再生能源同比增长 14.5%,相较过去略有放缓,但仍是增长最快的能源。

      依据普遍的能源经济学预测,在疲软经济和高价能源的情景下,能源需求本应该有所放缓,但事实恰好相反。戴思攀表示,能源消耗的意外增长似乎与天气影响有关。

      “去年在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为首的主要能源需求国,异常天气的频率和强度均有所增加,这种现象相当普遍。”他说,“也是因此,制冷和制热的需求有所增加,按照这样测算,三国仅因天气影响导致的能源消费变化就贡献了约四分之一的全球增长。”

      如果极端天气增多和碳排放没有关系,那么2018年的情况尚属特殊;但如果极端天气增多是因碳排放带来的气候变化所致,那么未来全球将会陷入一个“碳排放-极端天气-能源消费增多-碳排放”的恶性循环。

      “即便天气影响是随机性、短暂的,能源需求和碳排放增速将在未来几年内重新趋缓,但照当下的趋势来看,我们仍和巴黎气候大会构想的转型路径有着不小的距离。”戴思攀说,“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需要敲响警钟。”

      美国能源供需两旺


      2018年,全球能源格局中变化最为明显的就是美国。

      相比过去十年,美国的表现“强势反弹”,2018年,美国的石油需求增加50 万桶/日,达近十年来最高增长,与2014年石油价格暴跌前持续十年左右的需求下降趋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同时,美国也成为全球能源生产“一极”:2018年全球石油产量增加220万桶/日,而美国几乎贡献了100%的增量,美国创下了人类有史以来,单一国家年度产量增量的纪录。

      事实上,自2012年致密油革命开始,包括天然气凝液在内的美国石油产量已经增加700万桶/日,大致相当于沙特阿拉伯的原油出口量。这样的增长已经转变了美国自己的经济结构,甚至影响到了全球石油市场的平衡。

      这首先是因为,美国土地所有权者同样拥有土地下的矿产所有权,所有者自己就可以邀请公司到土地上开采,并从中获利。

      其次,美国拥有成熟的能源开采文化。作为世界上最早实现工业开采石油的国家,美国已经积累了各种先进技术、成熟便利的油气管网;同时,多达近300家公司在市场中竞争,充分调动了市场的效率,技术也得以快速提升。

      而对于中国来说,在页岩油气革命中学到一些,可以让中国的能源转型之路更加顺利。

      “无论通过何种方式,增加国内油气产量对于中国来说都是特别好的事情。”戴思攀说,“特别的,更多的天然气产量意味着中国可以减少对能源安全的顾虑,更加放心地推动天然气的替代,提高能源体系的清洁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