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西部经济半年报:云南增速全国第一,中欧班列带动外贸稳健发展

更新时间:2019/08/07    

截至8月5日,西部12省(自治区、直辖市)除新疆和西藏外,已有10个地区公布了上半年经济数据。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发现,西部地区经济表现有了新趋势。

在工业方面,以重庆为代表的地区,制造业开始复苏,新技术正赋予传统工业新的机遇;在消费端,美妆、智能设备开始被更多的居民所青睐;在外贸端,随着中欧班列与陆海贸易新通道的建设,西部内陆与“一带一路”沿海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往来表现得更加紧密。

工业端:新技术推动增长


2019年上半年,在已公布经济数据的地区中,云南以9.2%的经济增速领跑西部和全国,贵州以0.2个百分点的差距列西部第二位。经济总量首次在半年内突破两万亿的四川,以7.9%的增速列西部第三位。

此外,重庆经济结束连续5个季度的下行趋势,增速达到6.2%。陕西省以5.4%的经济增速表现暂列西部末位。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注意到,无论是经济增速列第一位的云南,或是企稳回升的重庆,还是末位的陕西,关键的因素均在于工业。

上半年,云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9%,尽管增速较一季度回落0.9个百分点,但比全国(6.0%)高4.9个百分点,排全国第1位。

其中一个亮点在于,过去以烟草、资源类开采加工为主的云南工业,近几年转型升级初见成效。上半年,云南全部工业完成增加值2140.55亿元,增长10.7%。其中,电子信息制造业快速发展,增加值增长91.6%,拉动规上工业增速1.6个百分点。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0.1%,增速较2018年加快3.5个百分点,高于规上工业19.2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5.6%。

重庆经济企稳回升,主要因为上半年工业经济稳中回暖,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扭转了2018年以来持续下滑态势,增速逐步回升。当地支柱产业增加值从2018年“六增三降”转变为“八增一降”。其中,重庆工业的两大支柱方面,汽车行业降幅较一季度收窄3个百分点,电子行业增速则回升至12.4%。

上半年,陕西规模以上工业累计完成总产值同比增长6.8%,低于全国增速2.7个百分点,在31个地区中排名第26位。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注意到,拖累陕西省工业的主要因素,一是受煤炭行业安全事故停产整顿的影响,能源工业增长放缓;二是以烟草和医药为代表的消费品制造业,和以通用和专用设备为代表的装备制造业增速回落。

不过,在上述不利局面下,陕西省的高技术行业一枝独秀,增长较快。其中,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业、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业均保持两位数增长。总体上看,高技术产业拉动陕西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7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提高0.5个百分点。

消费端:爱美又爱潮


随着居民收入的提高、消费观念的转变,近年来西部地区的居民消费从追求温饱和基本生活需要向追求生活品质转变,消费形态从物质生活需求向多样化服务需求转变,信息、旅游、娱乐等满足精神生活需求的服务消费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

从2019年上半年西部地区的消费数据看,“爱美又爱潮”是其中关键词。“颜值经济”在西部的兴起,主要是受美妆类APP、直播平台中美妆“意见领袖”的带动。

四川上半年限额以上企业(单位)化妆品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4.1%,高于同期社会消费零售总额增速3.6个百分点。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陕西、宁夏、内蒙古。1-5月,陕西的化妆品类商品实现零售额38.76亿元,增速虽下降1.5%,但5月份增长18.3%,同比增速提高2.4个百分点,较4月份提高30.0个百分点。上半年宁夏的化妆品类增长8.6%,内蒙古的化妆品类零售额同比增长4.6%。

“新潮”的智能化商品亦受到更多西部地区消费者追捧。2019年上半年,重庆和贵州两地的智能化商品零售增长快速。其中,重庆可穿戴智能设备增长67.3%,智能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增长82.6%;贵州的智能家电设备和器材增长127.2%。

重庆在智能设备产业方面已经开始布局。2016年,重庆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可穿戴设备产业发展的工作意见》,其目标是2020年该产业的产值突破200亿元。

仅在重庆保税港区,2018年全年生产智能终端产品约3121万台(件),同比增长约35.7%。截至2019年上半年,重庆智能消费设备制造增长4.2倍,远高于该市高技术产业工业中的其他产业增速。

随着西部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及5G技术的推动,智能手机普及率在近几年增长迅速。2017年末,贵州城乡居民的移动电话增速为3.7%和6.2%,到2018年末,其增速提高到9.9%和12.5%。2019年上半年,重庆市的智能手机销售增速达到160.1%,而贵州的智能手机增长127.1%。

此外,除了追求颜值,西部地区的消费者更加关注“健身”。上半年,四川文体娱乐保持了较快的增速,分别为15.6%。与四川类似,2019年上半年,在广西的消费升级类商品中,限额以上单位体育娱乐用品类增长36.2%,增速快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9.4个百分点。

外贸端:班列推动开放加速


中欧班列、陆海贸易新通道,正推动着西部地区的外贸更稳健的发展。

截至目前,中欧班列已经开行逾8年。西部地区随着多条对欧贸易铁路货运班列的开通,从过去的内陆,变为对欧贸易的前沿。

另一条南向通道——经广西出海的陆海贸易新通道的打造,提供了西部外贸的新支撑。

今年7月,四川与重庆共同签署协议,四川成为继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云南、宁夏、陕西之后,加入“陆海新通道”的第九个地区。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随着两条外贸新通道的不断建设和完善,西部地区的对外贸易将进一步获得机遇。

上半年,作为陆海贸易新通道“出海口”的广西,全区进出口总额2269.46亿元,同比增长24.8%,增速比一季度加快9.3个百分点。

在拥有“蓉欧”和“渝新欧”两大中欧班列的四川和重庆,其外贸增速亦保持着西部领先水平。

四川上半年外贸进出口总额达到3033亿元,同比增长21.9%。出口额1696.5亿元,增长27.3%;进口额1336.6亿元,增长15.7%。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818.7亿元,增长13.1%,占27%。

据重庆海关统计,2019年上半年,重庆外贸进出口总值2663.6亿元,同比增长16.48%;对欧盟进出口505.2亿元,增长21.9%;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贸发展明显加快,合计进出口734.2亿元,增长32%。

为了加快对接中欧班列和陆海贸易新通道,其他西部地区对于交通基建的投资力度在加强。

在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政策即将出台的背景下,西部地区经济总体表现为:部分产业增速领跑全国,新消费活力逐渐显现,与过去相比,进一步缩小了与中东部地区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