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共享办公盈利难,“独角兽”WeWork推迟至年底上市

更新时间:2019/09/19    

“独角兽”代表、共享办公“鼻祖”WeWork上市之路确实受阻。美国时间周一晚间,WeWork在纽约发表声明称,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IPO,这一时间也预示着此前高调宣布的本周路演最终作罢。



提起WeWork,创业明星的光环可谓熠熠生辉。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经济不振,大量中小公司倒闭,曼哈顿的写字楼闲置。Adam Neumann和Miguel McKelvey两位年轻人做起二房东,低价租用旧房,改造为共享空间出租,由此引发了一个新的风口——共享办公空间。

生逢其时的WeWork也一路高歌,在全球“跑马圈地”,估值一度飙升至470亿美元,成为科技领域的“独角兽”。以北京为例,自2017年4月在北京光华路开出第一家办公空间后,截至目前,WeWork已经在望京、前门北京坊、三里屯、金融街、朝阳大悦城等地开出了26个办公空间。

就像大多数创业企业的归途都是上市一样,风光的WeWork也在谋求上市之路。一个月前,WeWork高调宣布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提交IPO招股书,并计划最早于本周举行路演,以吸引潜在投资者。按照470亿美元的估值,人们纷纷预测,WeWork的IPO将是继网约车巨头Uber 后规模最大的一次。

就在路演即将到来之际,上一周,有消息传出,鉴于投资者对公司的业务及其公司治理的严重担忧,其最大投资者软银集团正在敦促WeWork推迟股票发行,而WeWork的最新估值也大幅缩水至150亿美元左右。“WeWork期待着即将进行的IPO,我们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我们要感谢我们所有的员工、成员和合作伙伴的持续支持。”美国时间周一晚间,WeWork在纽约发表声明,也间接证实了已推迟上市时间。

曾经的资本宠儿为何一夜跌落至此?记者发现,估值的蒸发或许与WeWork高昂的亏损有关。其提交的初步招股书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WeWork就亏损了6.9亿美元,而过去三年的总亏损额达到近30亿美元。与此同时,尽管规模还在扩大,但单位效益似乎却在下降。招股书显示,2018 年,它的办公入住率从 84%下降到了 80%,每位会员带来的年收入也从2017 年的 6928 美元下降到 6360 美元。有分析报告指出,未来四年,WeWork将需要72亿美元才能度过现金流负增长时期。

“抛去创业的光环,从本质上看,WeWork做的事情就是一个‘二房东’。”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WeWork的运营模式就是通过承租写字楼后再转租,收取租金和服务费。租金差是这种模式的主要收益来源,而这恰恰是不太可控的部分,受市场环境影响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