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WeWork推迟IPO,“共享办公”遭遇投资人冷落

更新时间:2019/09/20    

WeWork是曼哈顿最大的房产承租人,颠覆了传统的商业地产。原计划2019年9月进行IPO,貌似出现了“危机”。

据知情人士透露,WeWork母公司WeCompany正在考虑将IPO推迟到最早10月进行,该公司担心IPO会遭到大量投资人冷落。

这家美国共享办公空间初创企业正在为IPO投资人路演进行准备。该公司希望通过上市获得其运营资金,但是上市计划遇到压力。

估值严重缩水,软银算是吃亏

WeWork推迟IPO,“共享办公”遭遇投资人冷落

据了解,We Company寻求以100-120亿美元估值进行IPO,这一估值与今年1月470亿美元估值相比出现巨大下降。

前两天有消息称,WeWork最大股东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提出公司暂停上市的要求,因为主要的投资机构对购买股票的兴趣都明显降低,甚至估值有可能跌至100亿美元。

随后,软银集团宣布计划在WeWork下个月IPO时至少认购7.5亿美元股份,即认购WeWork发行的25%或更多股份。

按照这个数字计算,WeWork筹集资金应该超过30亿美元,但是估值基本上在150亿~200亿美元之间。对于软银而言,就算是吃亏,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下去。

有人推测,投资人对该公司治理标准和业务模式的可持续性表示担忧。该公司的业务模式依赖于长期负债和短期收入的集合,投资人对于这种业务模式能否经受住经济低迷的冲击产生了怀疑。

如此看来,We Compan9月进行IPO计划将要泡汤了。

WeWork的处境,诺伊曼脱不了干系

WeWork推迟IPO,“共享办公”遭遇投资人冷落

有人猜测,WeWork推迟IPO跟诺伊曼脱不了干系。

相关人士透露,原本计划于周四在纽约总部举行的全体员工大会被取消。首席财务顾问——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Co)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都担心,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可能使公司价值低于150亿美元。

关于会议的详细议题,所有参与者被要求不能公开,因为会谈内容是保密的。

此次会议的取消,是因为高管们意见冲突,最终取消了这次会议。

这次会议的议题,或许正是投资者要求通过公司治理改革,使得IPO更适合潜在投资者。而焦点,必然落在诺依曼身上。

外界认为,WeWork的任何决定最终都只能取决于诺依曼。他通过公司的B类、C类股份控制了投票权,并且是IPO的坚定支持者。

随着IPO招股书信息披露,一些问题陆续被披露出来。诺依曼使用公司名义进行贷款,并将资金购买的房产租给了自己的企业;另外他在IPO之前出售大量股权,家庭成员在公司任重要职务等都受到了批评。

根据招股说明书,该公司在诺依曼拥有的四座建筑物中租用了办公空间,他在获得股份的当天签署了三份相关租约。

这些披露的信息,以及该公司近年来面临的数十亿美元亏损,增加了投资者的不安。

根据WeWork招股书,无法如期上市意味着WeWork将无法获得60亿美元的信贷安排,因为60亿美元信贷额度的先决条件是WeWork在IPO中筹集至少30亿美元资金。

如此看来,WeWork现在的处境非常焦虑。

亏损超40亿美元,将如何收场?

据了解,WeWork最近四年累计亏损超40亿美元,目前仍没有实现盈利。

为了保持高速扩张,WeWork通过股债多重融资工具,累计融资上百亿美金。

WeWork在冲击上市的同时,还向创始人纽曼为代表的高管团队提前发行了一部分股票。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官网显示,WeWork在2019年以来一共完成了4笔非公开发行,累计金额约1.4亿美元。

2019年5月,WeWork成功从90位投资者获得了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

2019年7月,WeWork面向17名合格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624.59万美元,最终仅成功募集526.08万美元,认购率约为84.2%。

2019年7月,WeWork还面向103名合格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1929.9万元,该笔融资全额募集成功。

2019年8月,WeWork面向18名合格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1832.37万美元,最终成功认购1678.96万美元,认购率约为91.6%。

上市前夕,融资不断,足以证明WeWork对资金的渴求。如果不能如期上市,WeWork还能挺多久?

眼下的WeWork,估值腰斩、投资者惶恐、IPO延期,估值470亿美金的WeWork会不会太高?这样的尴尬局面将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