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WeWork上市折戟!“共享办公”行业急速降温

更新时间:2019/09/24    

人事动荡舆论纷纷,上市折戟估值面临腰斩,如今就连创始人都要面临出局,共享办公巨头——WeWork进入多事之秋,关于其未来会不会流血上市的猜想甚嚣尘上。

WeWork上市遇阻映射行业晴雨表

据《金融时报》透露,软银已向WeWork董事会提出,不再让创始人亚当•诺伊曼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决议。据悉,这个决议得到了大部分股东的支持。WeWork董事会将于下周开会投票,决定最后的免任结果。

20170825150658457

WeWork,成立于2010年,在6个国家共开设了425个办公地点,一举成为曼哈顿最大的房产承租人,颠覆了传统的商业地产的世界。其主打的“共享办公”的确满足了不少自由职业者和初创公司的办公场所租赁需求。

2018年,众创空间WeWork获软银10亿美元投资,估值350亿美元。今年9月,计划进行IPO,估值470亿美元。但据华尔街日报消息:WeWork正考虑降低IPO目标估值,从原先的470亿美金直接砍到200亿美金以下,IPO计划被搁浅。

作为行业头部玩家,WeWork当下的种种遭遇一定程度上映射出行业晴雨表。过去几年,“共享办公”概念被热炒,各路玩家相继涌入。据优客工场援引克而瑞调研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数量已超4000家,提供超过10万张工位。包括优客工场、SOHO 3Q、创新工场、氪空间纷纷入局。

86ab4355-ef02-4439-9a05-49834fb48d9d

但“共享办公”市场依然难以逃脱互联网前三法则,并购频频上演,据VCSaaS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至目前,联合办公品牌减少40家,运营时间均未超过2年。以至于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在2018年年底说出这样一句话:“从现在开始,大家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共享办公”市场急速降温

事实上,目前我国“共享办公”市场培育还不够成熟,重资投入及盈利难的现状为其蒙上一层阴影。可以看到,不少“共享办公”选址集中在黄金地段,租金投入是重头,至于是单纯出租工位还是办公、法务、营销全打包,目的还是为了盈利,但市场反映却不容乐观。

数据显示,2018年,WeWork的亏损额接近20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其净亏损已经达到9.0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5.2%。甚至有分析人士预测,按照目前的趋势,WeWork将在明年某个时候耗尽现有资金。

0013ea337ce64ed18eb59a334147480b_th

今年初,软银对WeWork 的投资金额由160亿美元大幅削减至20亿美元,此外,有消息曝出,最近几个月以来,在WeWork内部投诉和IPO计划不确定的情况下,已经有十多位高管申请离职。

漏屋偏逢连阴雨,关于市场抛售WeWork的消息不胫而走。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WeWork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在公司IPO前通过出售股份和债券的方式套现了至少7亿美元,并在WeWork成立的9年以来,个人大举投资房地产。甚至将自己的私人房产租给WeWork公司,并从公司获取数百万美元的租金。而诺伊曼此次面临严重执掌危机或与此不无关系。

20160401_151927_073

估值缩水、人事动荡、上市遇阻,以WeWork为代表的“共享办公”新业态正在遭受来自资本及市场的多重考验。一言以蔽之,风口过后行业盈利泡沫被戳破!如今,WeWork进入静默期,盈利模式存疑像极了“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网约车”等。且不论烧钱砸市场的逻辑对错,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少打着“共享经济”概念的公司都倒在了美好愿景实现的前夜。而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资本更加理性对于亏不见底的初创企业已经失去了足够耐性。

笔者来看,“共享办公”也是对传统办公写字楼及孵化机构的一种迭代优化,方向没有问题。而这一模式在一些发达国家也取得良好的市场反馈,一定程度上确实解决了产能过剩的问题。目前我国“共享办公”尚处于初期草莽发展阶段,且主要分布在一线城市,风口之下企业资本纷纷入局难免导致市场过热,同时也出现服务质量良莠不齐、小型企业整合力差的问题,加之“共享经济”的调性就是需要持续性输血,行业普遍盈利难,尤其是重资投入下一旦失去资本支撑,若资金链断裂意味着将离出局不远。因此不乏占据资本、运营、经验优势的头部玩家会在市场“寒冬”中生存下来,而加速洗牌下不少玩家将面临淘汰出局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