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上海办公楼子林接入乱象正在治理

更新时间:2019/09/30    

在数字化、网络化时代,每个企业都需要网络来完成一些工作,无论是和客户沟通交流,还是财务进行网上报账、报税,或者员工请假,不少企业现在都通过网络完成这些工作内容。写字楼网络宽带速度、写字楼网络价格是行政部门工作的内容。

明明申请的是23880元/年的电信宽带,装的却是3980元/年的移动宽带;花费10800元/年安装的200M的宽带,IP地址却一直在变来变去……

查先生是上海一家公司的负责人。2018年5月,他以个人名义购买了位于沪太路2899弄42号、43号办公楼。2018年12月,他的公司正式入驻。然而,大半年来,由于宽带使用问题,令其不堪其扰。

查先生说,公司向中国联通咨询,能否接入联通宽带?中国联通答复说,这个园区有他们的宽带资源,可以安装。于是,查先生的公司就向联通申请了5根宽带线路。

但自从安装了联通宽带后,就事故不断。2019年2月、3月和4月各出现过1次断网事故,联通工程人员来维修时,发现都是因为线缆被人为拔掉了。

“我们自己想从园区机房拉一根光缆到公司机房。但,物业公司以各种理由阻止,还说要经过速丰公司同意,这事至今没有解决。”

查先生无奈地说,他们曾多次到物业提交材料,但是物业一直在刁难。

今年4月,某网络科技公司入驻虹桥汇商务楼宇,在安装电话和宽带时,也被物业公司指定的网络配套服务商“上海莘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收取了35000余元费用。这些费用包括所谓“线路维护费”、“工程费”、“电话押金”以及其他没有记载名称的“增值服务年费”等。该公司负责人常先生说,实际上,跟他们一起入驻的其他企业,均有同样的遭遇。

2018年年初,某物流公司搬到杨浦区长阳路1514号鑫谊园区内一幢写字楼,在安装网络及电话专线时,却被园区物业上海星海时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告知,所有电信业务均由某网络代理商独家代理。无奈之下,该物流公司只得跟这家代理商签约。

一位从事10多年通讯业务的业内人士表示,商务楼宇网络配套服务“独家代理”、“变相收取相关费用”等情况在申城写字楼比较普遍,已成为行业的“潜规则”。而这种所谓的“独家代理”,剥夺了用户正常的市场选择权,阻碍了市场的正常竞争,容易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果,一些通信代理公司只要和物业搞好关系,甚至不懂技术也能代理,导致通讯服务一塌糊涂,甚至弄虚作假欺骗客户。

目前,北京、上海等地都在整治这样的乱象,对于写字楼在网络宽带方面乱收费,“独家代理”等行为进行管控,使营商环境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