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房租下降,写字楼空置,房价上涨的基础已经动摇!

更新时间:2020/05/11    

新冠疫情,迎来了改革开放最难的毕业季,在2020年,将会有870万毕业生进入到社会。这些新新人类一般带来住房的居住需求,更带来未来城市的购房需求。可是,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外贸断崖式下跌,很多以出口为导向的城市面临着企业破产和员工失业的情况,这些新新人类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窘境。虽然这些新新人类面临的就业压力已经非常大了,可是这些新新人类面临的难题远远不是最大的,现在面临着最大的难题的是在2016年-2018年投资房产的还有商铺的。由于这些人购房加了杠杆,当经济处于景气周期时候,这些人的杠杆很快被经济的增长给托住。可是一旦出现当前情况,这些加杠杆的人很可能已经事实上破产,甚至可能会倒欠银行大量的债务。

由于今年的经济不景气,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旅游业,娱乐业、餐饮业全面下滑。很多商家营业是找死,不营业是等死。很多商业都把铺面转租,更因为城市的高租金,很多超一线城市的写字楼面临着大量的空置。现在深圳的空置率已经达到25%以上,北京至少也有20%以上,像北京、上海、深圳还有南京、武汉这些以外贸出口还有娱乐、旅游为主的城市的空置率都会比去年大幅度上升。很多珠三角还有长三角以外贸为主的地区,面临着大量关厂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面临着失业和破产,由于这些城市的高成本,导致很多人在这些城市很难生存下去,都可能先回老家。这样,这些超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里本来就存在着的空置房,就会数量暴增,更由于经济不景气,很多房东本来空置的房产都存在出租换取现金流。现在,应届毕业生面临着的毕业就是失业的情况,房东如果不把房子降价出租的话,就基本无人问津。现在,深圳租金下降了3.7%、广州下降了2.1%,北京也下降了1.7%。

现在,写字楼空置、房租下降的趋势已经形成。可是,即使在我们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房产价格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出现进一步上涨。这其中的原因在哪里?这最为主要的原因就是,房产已经作为投资品而不是商品。房产背后的金融力量已经彻底绑架了我们的各个城市的地方政府。开发商也想降房价,尽快回收资金,可是一旦房价出现大幅度下跌,就会被有地方政府背景各种组织约谈。我们要“稳”房价,这个稳既不是大幅度上涨,更不是大幅度下跌,而是在各级地方政府调控下,稳步上涨。

可是,现在城市居民已经将近96%的家庭有了房子,而从2019年,我们的实体经济已经非常不景气,很多汽车制造企业向众泰、力帆已经无法正常经营下去,我们的外贸企业已经举步维艰。这时候,应该把房奴从房地产的绑架中解放出来,释放出新的消费活力。再加上今年的新冠疫情,使得我们的房奴消费更加“理性”,一些非必要消费能不消费就不消费。大家都留着资金以防万一,可这样的情况,就会影响到整个经济的活力。我们的房租下降,写字楼空置都是当前这种经济现象的外在表现。正因为如此,房价继续上涨的基础已经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