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半月谈|“不要在黎明前倒下”,一栋写字楼里的企业“求生链”

更新时间:2020/05/19    

疫情来袭,没有哪家企业是一座孤岛。上游和下游、供方和需方,环环相扣。在湖南长沙市天心区,一栋名为“新时空大厦”的老牌写字楼,涵盖酒店、餐饮、教育、物流、互联网等多种业态,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小企业。最近,半月谈记者蹲点于此,一窥疫情冲击下的众企百态,以及他们如何走出困境。

“国民经济打喷嚏,大家都过得不好”

“我们融资难。”“我们招工难。”在新时空大厦,企业复工后,数名驻企联络员每天忙着“扫楼”,对着表格上的100多家企业,逐个了解经营和防疫情况。在由各企业组成的微信群里,大家反映的困难纷至沓来,有的企业更是面临着生死考验。

餐饮、酒店等行业受疫情冲击最大。“前段时间都是亏本经营。”2楼的一家连锁海鲜餐馆店长周灿说,刚开放堂食的时候,一天收入四五万元,而人工、水电气、原材料的成本是七八万元,“开门营业更多是为了员工养家糊口”。25至29楼是一家经济型酒店,面临“不开没收入,开了就倒贴钱”的两难,直到4月1日才恢复营业。

在新时空大厦中间楼层,很多企业做的是B2B业务,终端消费的不景气同样波及它们。位于9层的“蔬东坡”,是一家创立不久的软件企业,其中生鲜供应链业务原有两三千家商贸企业客户,而这些客户的下游正是餐饮企业。受疫情影响,这块业务在整个2月份营收基本为零。

“国民经济打喷嚏,大家都过得不好。”蔬东坡负责人罗明说,3月本是餐饮采购的高峰期,目前为止20%的商贸企业客户在他们的供应链平台上“没跑数据”,意味着20%的企业可能没有经营活动。

大厦里入驻企业的各种生存压力,又汇聚到了负一层的物业公司。据了解,物业公司每月支出30多万元,以往是靠物业费和停车费维持。今年碰上疫情,一季度的大部分物业费都没有收上来,收支缺口全靠公司负责人老谢个人贴补。

 

新时空大厦里一家互联网企业,员工在繁忙地工作 白田田 摄

老谢名叫谢耀星,是湖南长沙新时空大厦的开发商、一半以上产权的持有者。而且,他在长沙还有多处物业,都遇到了类似问题。转眼到了4月份,老谢自己的资金链也告急了。

前段时间,他开始四处向银行寻求贷款。抵押物是自己的房产,银行授信额度有500万元。根据实际情况,他决定先借398万元。不久前,他收到银行放款通知,终于长舒一口气:接下来几个月的现金流有了保障,应该可以撑一阵子。

“不要在黎明前倒下”

新时空大厦里,企业主们每天在想方设法“活下去”,不要倒在黎明前。为此,“自救”“互救”“他救”纷纷在启动。

“不转型就难生存。”4楼的土流网创始人伍勇说,他们公司主要做土地流转服务,疫情倒逼出“无接触、云流转”的经营方式。春节刚过,高管们便召开“云会议”讨论公司发展战略,以前大家不敢拍板的在线交易业务,“只能硬着头皮去试水了”。

3月,客户在线上支付了第一笔“云流转”交易款。伍勇立马把交易截图发到公司微信群里,还发了上千元红包。他兴奋地说:“线上模式走通了,有了第一单,就不怕没有第二单。”新业务有了起色,这家公司计划要做土地流转的“支付宝”,还准备扩招人员。

“互救”则是抱团取暖。新时空大厦里的餐饮店和便利店,经营困境众所周知。尽管老谢自己也有难处,还是二话没说,直接免去一个月租金。“能不能延迟交纳租金?”一家公司的董事长面露难色找老谢协商。“那这样吧,减免半个月。”考虑到对方是老租户,老谢主动减租。

一家从事海外旅游的公司,今年1月到7月的订单全部取消。公司老板不得不转型做跨境电商,思量一番就找到7楼的思洋互联网产业发展公司董事长宋沙。双方一拍即合,思洋公司可以提供系统运营、商品上架、销售指导等服务。本来服务费是明码标价,可对方实在是资金吃紧,宋沙“破例”减免了4000多元。

宋沙的内心不无纠结,毕竟如果客户都来砍价,就只能“赔本赚吆喝”了。但他也清楚,防疫期间,很多转到线上的小企业“人、财、物”投入不足,能帮一把是一把。今年,他对团队的要求是“活下来、活得有意义”,和客户共渡难关、实现共赢,算是“活得有意义”。

来自政府部门的“他救”,自企业复工以来业已启动。前不久,长沙天心区金盆岭街道专门在新时空大厦组织召开“楼宇经济发展座谈会”。有关部门计划,将新时空大厦作为天心区软件产业园的一块“飞地”,楼里的企业享受同等优惠政策。

企业期盼“补订单、补资金、补用工”

采访中,中小企业负责人普遍反映,希望进一步围绕“救企业”出台政策,着重补订单、补资金、补用工,避免环环相扣的企业之间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

一是补订单。上述连锁海鲜餐馆的店长说,很多人现在还是不敢、不愿出来消费,企业最大的困难是如何“引流”,最期盼“促进消费、释放需求”的政策。另外一些企业负责人也表示,有了订单、有了生意,上下游各环节就能恢复生机。

当前,很多地方采取了发放消费券等举措。业内人士建议,可以进一步优化消费券的发放,比如聚焦受疫情冲击比较大的零售、餐饮、交通运输、旅游酒店等行业,同时重点惠及老年群体、城市及农村低收入困难群体。此外,还可以通过政府采购等方式,增加中小企业的订单。

二是补资金。防疫期间,资金链紧张是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以新时空大厦里一家国际货运公司为例,每个月的周转资金需要5000多万元,而客户欠付的运费达到1亿多元,这使得企业一下子资金链紧绷,亟须金融支持。由于缺乏抵押物,他们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希望能够创新信贷产品,通过公益性担保、“大数据+贷款”等办法,帮中小企业解燃眉之急。

三是补用工。大量中小企业存在“用工两难”:一方面,越是经济下行,越需要销售人员,也需要稳定核心的管理、研发人员;另一方面,人力成本又是当前最大的支出,降工资、减人员往往是无奈之举。多家企业负责人表示,前期社保费减免的效果立竿见影,希望还可以出台直接发放工资补贴等政策,“保住了员工队伍,也就保存了发展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