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体面”的工作,却在消耗你的青春,写字楼里的白领“真香”吗?

更新时间:2020/05/21    

疫情渐渐的过去,很多店铺都相继开门了,却看到曾经常去的宵夜档已经变成了五金专卖店。拿起手机,问老板是否还在继续经营,他说,在,不过换地方了,原来的地方租金上涨,他们不再续租了。

于是我跟着导航,来到了新的地址,不得不说,被惊艳到了。跟之前的对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曾经就是马路边上的小档口,车来人往,条件极其简陋。疫情之后再开,却发现已经搬进了一个类似园区的地方,在绿色的篱笆墙的围绕下,里面散布着星星点点的灯光,有室内的,还有露天的,空间比以前不知道大了多少。看似“不体面”的工作,其实收入却不菲。

曾经我们总以为,那些宵夜摊、地摊、路边卖早餐、校门口卖小吃,都是“不体面”的工作。而总是羡慕那些在政府部门、大工厂工作的人,觉得这些都是特别“体面”的工作。

小学时,有个同学的妈妈在校门口卖串串,她一直觉得很丢人,每次进出校门口都特意离得很远,从来不在同学面前过去跟自己妈妈打招呼。有一次被另一个同学看到了,回来在班里一说她妈妈就是校门口卖串串的,她还被全班同学取笑了很久。但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就这样一个校门口的小摊位,每个月的收入甚至高于一般的公务员和工厂工人。

我们总是很羡慕那些写字楼里的白领们,西装革履、头发锃亮,出入高档写字楼。工作闲暇之余,一杯咖啡或者下午茶,在高楼的落地窗前,俯瞰整个繁华的都市,把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错落有致的高楼尽收眼底。

我们以为,他们真的就这么体面。可是,表面光鲜,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凄凉。

早上上班,可能要早起一个小时,挤上拥挤的公交车或者地铁,和其他乘客前胸贴后背,摇摇晃晃地赶到公司,临进公司前,花点时间重新整理自己凌乱的衣服和头发。

晚上,又被老板无情的压榨,加班到昏天暗地,下班赶不上地铁和公交,又不舍得打滴滴,毕竟一个月的工资,付完房租还有日常的开销之后,已经所剩无几。最后只能一个人骑一两个小时的共享单车,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回去。

回去之后,等待自己的是宽敞明亮的住所吗?未必,可能还得跟别人一起共租,一起共用脏兮兮的卫生间,如果遇上不好的室友,还得忍受到处乱扔的垃圾,莫名的陌生人,吵得睡不着觉的夜晚。

在一个个繁华的都市,太多人拥有体面的工作,却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他们身处熙熙攘攘的闹市,却和这个城市没有一丁点的关系,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你就不算这个城市的人,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你就只是城市里的一名流浪者。疫情期间,多少人回不去自己的住所,就因为你只是“租户”,不是房子真正的主人。

相反,那些从事着你以为的“不体面”的工作的人们,却能掌控着自己的命运,起早贪黑,却真的可以有更多的收入。一个学校门口的鸡蛋灌饼铺,除去材料等费用,都有着2、3万的纯收入。

“不体面”没什么好丢人的,实实在在的劳作,清清白白的赚钱。每一个岗位,都在为这个社会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人生有很多的可能性,不要扼杀了你人生的另一种可能,并不是只有写字楼里的白领才“真香”!